业界资讯
业界资讯

由齿轮带动万物,DIY你的蒸汽朋克

2018-03-12 18:54:44 kdst 111

蒸汽朋克,我们一再谈到它,因为它就像是一场灵活可变的,极繁主义的美学实验。提起电路板、脉冲信号、液晶屏、电脑插口,你可能最多联想到一副基于信息时代的泛科幻图像,而说到齿轮、发条、黄铜机械,你却可以明确将之定义为“蒸汽朋克”。为何偏偏是那些零件?怎么才能让你的蒸汽朋克作品专业且易于辨识?我们从科幻迷组织“苹果核”请来了一群蒸汽朋克手工帝,想看看这些像科幻作家一样致力于创造维多利亚机械幻境的技师,如何在现代社会实践大机器时代的工匠精神。

于是,他们买了一堆齿轮等零件,开动了。


一场可控的极繁主义实验



这群科幻迷的日常就是上线空谈开脑洞、下馆撸串吃夜宵,他们来自上海历史最久的科幻奇幻爱好者组织——“科幻苹果核”。不过偶尔,他们也闲得发慌,想自己DIY些有趣的东西。一把星球大战里的光剑?一个阿库别瑞引擎? 或者做些魔法与剑的手工?不出意外,这些都是大工程。别人把自己的宿舍装修成《上古卷轴》里的小酒吧了,他们对着图片望洋兴叹。嘿,但他们突然想到,其实也有些很简单,但十分酷的物件,比如马提亚斯·马吉尔《机械心》里那颗滴滴答答跳动的心脏,斯科特·维斯特菲尔德《利维坦战记》里羽翅颤动的机械兽……齿轮、发条和传动结构代表的蒸汽朋克风格,是如此易于仿制,又别出心裁。

就这样,他们买了一堆齿轮等零件,开动了:

步骤一,把很多原材料摊开在桌上。

步骤二,挑出喜欢的,黏在一起。

步骤三,你得到了道具“蒸朋齿轮戒指”。

同步带轮

你在逗我?太简略了吧?这不就像游戏中把铜和铁投入锻造台,叮叮当当读完条后出来一把“新手剑”吗?可事实上,以堆砌美学为主视觉特点的蒸汽朋克从不意味着简单叠加。比如说这个挂坠,金色的齿轮运转,指针扫过一轮弯月。从弯月的开口处,绽开的零件喷薄而出。中央一颗绯红色宝石异样地盯着你。如果分解开来,它以一枚死亡圣器的三角形标志作为底座,在其上粘叠了两个金色大齿轮,大齿轮侧边黏上三个通形不同色(金、银、铜)的小齿轮增添细节感,之后加入月亮、指针和水钻。在右侧粘连上一个大号齿轮作为延伸底座,其上加入四片报废手表零件。

同步带轮

又如这只黄铜蝉,翅膀是在黄铜上剪出的一整片,弯曲后套入晶体管前部。再用约半指宽的一小段铜片弯曲做出头部,两侧贴上一个小齿轮封口,再用稍大的两个黄铜色齿轮当做眼睛。足部是0.2cm宽的铜片卷三圈做成。在身体尾部再加上两个齿轮作为装饰。

同步带轮

这些手工帝告诉我们,蒸朋造物做得好看的要点是:细节、层次、漂亮的零件。可见,构造蒸朋世界这场可控的极繁主义实验,一旦亲自动手,必须像大机器时代的发明家、小说家一样思考:到底哪些元素、以何种方式叠加,才符合维多利亚世界观。


以视觉元件构建蒸朋世界



齿轮、旋钮、管道、压力筏……在很多人模模糊糊的意识里,蒸汽朋克就是这些元素的总和。繁复的机械结构使它如此容易辨识,以至于人们往往沉浸于这种眼花缭乱的堆砌美学,而忘记去思考:为何偏偏是这些元素?这种对层次感和细节的极致追求,有什么技术上的合理解释?


动力:燃料因素

蒸汽朋克与电力无关,维多利亚时期所有的照明均来自天然油料和碳化物,比如动物油脂、石灰灯和煤油灯。汽油的缺失使“机器如何运转”成为首要问题。理想情况下,最方便的技术就是蒸汽动力,除非你想出更好的动力替代系统,比如魔法,否则要发明一架蒸朋飞机,它就只能参照差分机的原理,由活塞与连动杆驱动。

瓦特在1765年到1790年间进行了一系列发明,比如油润滑活塞、行星式齿轮、平行运动连杆机构、离心式调速器、节气阀、压力计等等,把托马斯·纽可门早期的蒸汽机拆成零件,一件件研究、改良,才造出现代意义上的蒸汽机。虽然艺术创作不一定要通晓蒸汽动力学的每一个细节,但为了让作品真实可信,让想做的东西只能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技术条件下被制造出来,了解蒸汽引擎的基本元素非常重要。

同步带轮

瓦特蒸汽机的结构

引擎

蒸汽机引擎多种多样。简单地讲,它是一些由蒸汽推动的活塞,以各种联接方式,最后作用到作圆周旋转运动的轮轴上的复杂装置。在手工艺术品里,引擎里的汽缸这种柱体结构通常由电动车里的小马达替代。

同步带轮

蒸汽机前部的汽缸

阀门

阀门看起来相当酷,特别是当它数量特别多的时候。手控阀门能控制很多东西,但基本来讲,它控制蒸汽的流通。阀门装置可以由玩具发条替代。

同步带轮

机车大大小小的圆形阀门

仪表

气压表基本用来探测锅炉内部气压,上面有些刻度盘,很容易呈现,样式也不太多。因为仪表的主视觉是刻度、指针,因此一般通过黄铜片和手表指针等零件仿制出来。

同步带轮

各种仪表

齿轮和飞轮

蒸汽机里看起来最大最重的那种轮状结构叫做飞轮,作用是保持运动的惯性,否则蒸汽引擎只会偶尔工作一下并会熄火。飞轮总和活塞驱动的那个轴承相连,而普通齿轮则很小很多,遍布各处。很多齿轮的叠加看上去会很华丽,但无论如何,保证小齿轮挨着大齿轮,这样才可以使机器合理转动。老式齿轮通常带辐条,有时辐条是曲线形的,在饰品里,这一元素可以用皮革或发条里的弹簧来模仿。

同步带轮

飞轮

同步带轮

齿轮

连杆结构

连杆是把圆周运动转换传递到其他部件上的装置。连杆机构有多种类型,有些可从机芯手表里拆出来。为了让连杆看上去是正确的,你创作时就需要多想想,特别是当连杆成为整件作品的视觉焦点的时候。

同步带轮

蒸汽机车轮部的连杆


技术:传动结构

可以“活动”的机构与零部件,应该是蒸朋机械的另一大特征。近三世纪前,皮埃尔·雅克德罗曾经创作出过三座栩栩如生的自动人偶,并凭借它们震撼欧洲皇廷,因为其中一座能通过程序提前设定将要亲手写下的语句。这座传奇性的人偶被视作计算机的前身,也成为维多利亚时代对机械可动性疯狂追求的缩影。毫不夸张地说,这种“自动”的机器充斥于蒸汽朋克的每个作品之中,当然,它并非我们现实生活中习以为常的由晶体管和二极管储存程序而达至的自动,而是纯粹依靠机械结构和齿轮啮合完成的。

同步带轮

电影《雨果》剧照

发条烤面包机、自动蒸汽煎蛋器、电影《雨果》中会动机械人和小说《利维坦战记》里的机械兽,灵感都源于此。在一个没有电影,一切都静止、需要手动的年代,一种只需要燃烧就可以驱动的动力系统如同魔法,人们第一次将对神化的人的崇拜变为对神化的机器的崇拜,热衷于创造从工具到“生物”的一系列可动机械。


材料:黄铜,木头,皮革

蒸汽朋克世界也与塑料和化石燃料制品绝缘,构筑这个世界的原料都很天然:木头、皮革、羽毛、黄铜、玻璃,一切都按照维多利亚时代的审美被打磨,木头抛光,铜器掐丝,皮革雕花。视觉上的质感是一个重要因素,胡桃木手枪要有精致的枪套和枪栓,马拉蒸汽车必须有油亮的真皮座椅、天鹅绒轿厢内壁和闪亮的黄铜玻璃灯。

同步带轮

有天鹅绒轿厢内衬的马车

那个时代,新材料和新技术的发展使得物品的种类面目一新,胶合板、铁与黄铜管都能制造出简单而实用的物件,也适用于装饰设计,他们使得装饰变得丰富起来,既可以保留舒适,又可以追求华丽,这导致一切器物都有大的尺度、过分的装饰和冗余的功能,它是展示身份的象征,也是对工业技术的炫耀。

对于蒸朋世界的基本视觉元素,约翰·瑞登教授这样总结道:这些艺术品似乎都希望在改装的现实中装点历史味儿的过去,唤醒荒诞的巴洛克式文化氛围。蒸汽朋克的艺术和时尚不圆滑,也毫无精简可言,而是内容丰富,常走极端。蕾切尔·泽和布莱恩·克劳克斯奥尔,在线杂志《新维多利亚研究》的编辑,也抱有类似观点,认为蒸汽朋克视觉艺术是对当代技术“不透明性”的批判性回应——蒸汽朋克坚信“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就解释了它为什么喜欢将不同时代的材料混搭。

同步带轮

蒸汽朋克式“繁琐哲学”

然而,现实与幻想不可等同,巴贝奇的差分机能否制造成功,工艺水平上的差距是一个主要问题,换句话说,如果每个零件都能精雕细琢,配合完美,误差极低,蒸汽朋克的世界说不定真会成为现实。因此,蒸朋装饰的堆叠风格首先是一种对精密技术的尊重。传动装置、齿轮咬合的精细与繁复,实际上是严密的工业要求,迫使一切裸露在外的装置都要符合逻辑。但是,对长于幻想的蒸朋艺术来说,作家、艺术家们可以更多地将复杂机械的技术性转化为装饰性,因此也就可以在合理化的基础上叠加更多不切实际的装置。比如售卖宅物的著名网站ThinkGeek推出的蒸朋特斯拉手表,运用了真空管,但事实上真空管直到 1904 年才面世,而正是这种时代交错的设计,才使蒸朋艺术别有一番味道。

同步带轮

ThinkGeek出售的特斯拉机械手表,需要用发条校对时间


6月26日,一起用蒸汽朋克表达你的思绪

大本钟的指针飞速回拨,成千上万烟囱指向天空,蒸汽机昼夜不停为工业输血。天才少年,洋装少女,装着黄铜假肢的疯狂工匠,蒸汽机驱动的科学怪人,在机械迷宫中冒险。我们用蒸汽朋克这样制作,齿轮和谐拼接而成的胸针,仿佛疯狂转动的戒指,一颗滴滴答答作响的心脏。

同步带轮



标签:   由齿轮带动万物